国际法读书会之《从瑞士加入联合国的问题看永久中立国的发展》

文章来源:发布时间:2008-04-11 01:39:46浏览次数:

国际法读书会之

从瑞士加入联合国的问题看永久中立国的发展

主持人:李成

主讲人:王鹊林

评议人:邱静

指导老师:李伯军

时间:2008年4月3日

地点:法学院603教室

李成:今天很高兴大家再次聚在一起进行我们这个学期的第二次读书会活动,本次的主题是:从瑞士加入联合国的问题看永久中立国的发展。首先请主讲人王鹊林同学发言。

王鹊林:一,什么是中立国,什么是永久中立国,中立国的条件与义务?

中立:国际法上指一个国家在其他国家间发生战争时不参加战争,不给任何交战国以援助,包括不让本国领土被任何交战国用于作战目的等。又称战时中立。一国以发表宣言、声明或事实遵守中立的方式表明其立场,同时具有相应的法律权利和义务。政治意义上的中立指不参加任何国家联盟,不在本国领土上设置任何外国基地或驻扎外国军队,不歧视任何特定国家。

永久中立国:是将永世中立奉行为国家政策的国家,可能将之列入宪法之中。由于国际形势的变化,所以这些中立国的政府会根据国家的需要,通过条约或加入某一政府间国际组织,而改变自己的中立国地位。

奥本海认为:永久中立的独立与完整是由条约保证的,条件是,它承诺不参加军事同盟,而且也不承担可以间接地使它卷入战争的义务。

永久中立国的条件:

1,主体为国家;

2,地位由国际条约确认;

3,国家主动放弃,限制国家的一些权利,如签订军事同盟条约。

永久中立国的义务

(1)不参加其他国家之间的战争,必须一直保持中立;

(2)不得主动发动战争,但是当受到其他国家攻击时,为了保卫本国独立和领土完整,允许进行自卫战以及为此目的而在平时保持军备;

(3)不得参加承担进行战争义务的条约,如同盟条约、互助条约等。

二,瑞士国家的基本情况,瑞士成为永久中立国的基本历程。

1,瑞士地处欧洲大陆的心脏地带,交通的十字路口,是国际航空,铁路和交通枢纽。其中立国地位与地理位置有很重要的关系。

2,瑞士成为永久中立国的过程。

1291年,瑞士三州结成永久同盟,1513年,13州达成同盟,中立开始。

1516-1521年,瑞士与法国达成条约,保证不向法国开战,这是瑞士执行全面中立的转折点。

1674年,瑞士国家确立行为准则——中立。

1814-1815年,维也纳会议,签订《巴黎条约》,该条约确立了瑞士永久中立国的地位。

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瑞士幸免月战争,其永久中立国地位得到巩固。冷战期间,瑞士也因为永久中立国的地位,得到了两大阵营的尊重。

3,为什么瑞士能成为永久中立国?

(1)瑞士人“以和为贵”的传统思想。

(2)自然条件与地理位置很重要,中立使其避免卷入战争。

三,为什么瑞士要加入联合国,加入联合国的历程。

第一次,瑞士加入联合国而进行的全民公决失败了

2002年,再次全民公决,结果以54.6%通过了加入联合国的决议。

2002年9月10日,联合国接纳瑞士为第190个成员国。

瑞士加入联合国主要是认为,在现在的形势下,对其国家更有利。我说的就是这些。

李成:好的,请邱静评议。

邱静:一,永久中立的最后一个条件是:“永久中立地位的取得是国家主动限制自身部分国家主权的结果,如放弃缔结军事同盟体条约的权利。”中间这个“放弃”或“限制”,是不是也是国家主动选择的结果,因此,我认为“放弃”这个词不是很恰当。

二,我想补充一下瑞士入联的情况:

1986年公民反对,2002年54.6%的公民同意。第一次反对的话主要是担心入联会影响其永久中立国的地位,还有就是会费会增加,此外,对联合国的作用,瑞士人民持消极态度。我认为2002年他们又同意加入联合国主要是认为,在现在的形势下,对其国家更有利。而关于会费的问题,瑞士经济的一部分是来源于联合国的,在日内瓦有许多的联合国机构,且每年召开很多次的国际会议,给瑞士带来了丰厚的收益。

还有就是联合国的独特作用(随着时间的变迁):1,对国际安全发挥更大的作用;2,促进国际的经济与社会发展;3,维护人权方面也做了重大的贡献。瑞士如果不加入联合国的话,日内瓦地位受到挑战,且瑞士的国家地位也会受到威胁。在现代社会,经济日益全球化的大背景下,国与国之间的联系越来越密切,瑞士不可能成为一个“孤岛”,9.11事件也给瑞士带来了很深的触动,认为加入联合国是必要的。

好的,我要补充的就是这些。

李成:谢谢邱静同学,下面请其他同学就本主题发表自己的看法,或者有什么问题要提出来。

申茜:瑞士已经加入联合国了,那么下一步是不是要加入欧盟呢?这会不会对其的永久中立国地位带来影响?

邱静:可能,事实上瑞士已经进行了一系列的努力。

李成:我认为不可能,因为我们知道,欧盟是目前世界上一体化程度最高的国际组织,在欧盟内部,取消关税,统一的货币,统一的对外政策,那么这种情况下,还谈什么永久中立?

徐晟:永久中立是一个政治问题还是一个法律问题?

王鹊林:既是一个政治问题也是一个法律问题。

邓育军:联合国权力来源是“国家授权”,这是否是主流学说?

李老师:“授权说”比较恰当,可以从孟德斯鸠,卢梭的观点来看待这个问题。

李成:好的,谢谢李老师和各位同学的精彩发言,因为时间的关系,今天的读书会活动到此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