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报】以立法权限下移为契机助推法治湖南建设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发布时间:2016-04-15 15:57:30浏览次数:

湘潭大学副校长、教授 廖永安

2015年修订的《立法法》规定,设区的市可以对城乡建设与管理、环境保护、历史文化保护等方面的事项制定地方性法规。逐步赋予设区的市以地方立法权,这对于推进法治湖南建设有着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第一,立法权限下移有利于实现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的现代化。赋予设区的市以相应的立法权,将加速地方政府治理方式的转变,促进治理的现代化。第二,立法权限下移有利于充分调动地方的自主性和积极性。通过赋予地方立法权,鼓励地方立法机关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地制定地方性法规,最大限度地提高资源的配置效率,从而释放和增加经济社会发展的活力和动力。第三,立法权限下移有利于推进各项改革依法有序进行。通过赋予地方立法权,缓和改革与立法之间的紧张关系,真正做到重大改革于法有据,使立法先于改革、引领改革、保障改革。第四,立法权限下移有利于加快湖南全面小康社会的实现。赋予设区的市地方立法权,能够促进各市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制定符合自己市情的发展政策,从而促进各项事业的统筹发展,共同助推我省全面小康社会的早日建成。

机遇与挑战并存,立法权限下移为法治湖南建设带来巨大机遇的同时,也带来了极大的挑战。设区的市如何用好地方立法权,立良善之法,立管用之法,增强立法的针对性、及时性和可操作性,是地方立法机关面临的首要问题。就目前而言,地方立法机关在人员素质、立法程序、立法监督等方面,依然存在很大的挑战。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攻坚阶段,法治湖南建设应当直面挑战,从以下几个方面把握立法权限下移的历史机遇。第一,完善立法队伍建设,把立法队伍建设作为一项重要的基础性工作来抓。第二,加强协同创新立法。通过协同创新机制,以科学立法与民主立法为原则,探索建立国家机关、法学院校、学术团体、社会机构等主体共同参与立法的协同创新机制。第三,健全立法监督机制。省、自治区的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应当设置专门的备案审查机构,严格审查其是否同宪法、法律、行政法规和本省、自治区的地方性法规相抵触。第四,加强立法的公众参与。通过公众参与立法,既可以充分表达民众的利益诉求,最终形成公正合理的权利义务机制,又可以充分吸取民众的智慧,促进地方立法的科学化。

以立法权限下移为契机助推法治湖南建设_湘潭大学副校长_教授廖永安.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