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报】以依法执政统筹生态文明建设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发布时间:2017-01-13 07:49:50浏览次数:

【中国社会科学报/2017年/1月/10日/第005版 专版】

湘潭大学法学院讲师 肖峰

当前,我国存在的一些生态破坏与环境污染现象,主要因一些企业利用自然资源和排放污染物的生产经营行为所致。因此,对生态环境的规划和重大项目进行科学决策,并加以严格执行应是制度建设的中心。 

实践中,重大经济规划和建设项目多在党领导下进行集体决策,党的执政方式决定着其生态效果。党领导生态事务时,严于用权、严于纪律、严于监督、严于问责是根本要求。我们党领导生态文明建设,既要求在相关立法方面贯彻党的意志,又要求党员干部、党政机关在生态保护决策中模范地遵守国家立法和党内法规,避免滥用权力、违规决策等现象。当前,资源利用与环境保护职权划分、行使规则已然明确,在此基础上如何将义务与责任统一并落到实处,即进行科学的问责,决定着中国特色生态文明建设的成败。 

应当说,我国生态文明建设的科学问责已有扎实的制度基础。党内问责、国家立法中行政责任机制比较完善,环境行政公益诉讼等司法监督机制也不断发展。2015年8月 9日起施行的《党政领导干部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办法(试行)》已作出有利探索,但科学地对党的干部、行政机关工作人员问责,还需进一步加强制度建设。 

首先,建构明确的问责权力分工机制,建立问责权力清单、杜绝问责交叉或脱节。既要明确政治责任与法律责任的边界,明确《办法(试行)》中“其他应当追究责任的情形”的含义,降低分工的不确定性;又要杜绝以党责代政责,以党政系统内部责任取代法律责任的现象,明确问责人的责任。 

其次,解决党政同责的规范技术问题。既要明确责任的“同”在事项、时空、程度方面内容,又要明确责任发现机关与其他问责主体间的工作协调措施。 

再次,形成多元问责程序协同进行的合理方案。针对有多层次责任追究的情形,探索“加快办理+联合办案”机制,在党政系统内部追查责任时宜加快办理,在不能较快结案时宜联合调查;涉及犯罪应及时移送司法,未涉及犯罪可待裁判确定后问责,司法机关对此快审快判,如案情确实复杂不能较快完成的,可以在辩论环节后进行通报,为问责提供证据基础。 

最后,构建程序间证据互认机制。鉴于党政机关内部问责中的证据同质程度高,可进行证据互用避免重复取证;在责任人涉嫌犯罪则应依“党规严于国法”原则在裁判前先行党内问责,在不涉及犯罪时应当引证司法程序认定的证据材料,并根据问责需要进行适当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