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首语--俞荣根

文章来源:发布时间:2008-04-07 20:26:43浏览次数:

忧患出思想

--《湘江法苑》卷首语

五年前,我曾意外地接到一封来自贵刊的信函。作为一名教师,对于青年学子的创造,对于青年学子的合理要求,理当百分之百地鼓励和满足。于是,我毫不迟疑地欣然命笔,写下了几句话。从此,我却多了一份牵挂,脑海中时不时地会浮现出神奇的韶峰、美丽的湘江、新兴的湘潭大学及其法学院,以及你们的学生刊物《湘江法苑》,还有你们这群团结在《湘江法苑》周围的青年学子、年轻才俊。

三年前,以邱兴隆教授为首的一批在学缘上可称之为我的学弟和校友的法学界才华横溢的新秀奔赴湘大法学院执教,使我对贵院的亲缘度一下子拉近,响往之情,与日俱增。

今日幸到湘大,通过与贵院师生交流,并运用学术讲座的方式畅怀对话,不仅一了多年心愿,且大大增进了对三湘文化的了解,似乎对那副脍炙人口的岳麓书院名联“惟楚有材,于斯为盛”,也有了更深切的感悟。

自古忧患出思想。一个民族如是,一个人亦复如是。中华民族生于忧患,也盛于忧患。历代思想家又有哪个不是生于忧患、成于忧患的?!所谓孔子栖栖惶惶、奔走列国而传《论语》,屈原放逐而著有《离骚》,史马迁忍刑余之辱而撰《史记》,晚明顾(亭林)黄(宗羲)王(船山)遭遇亡国之祸而留醒世之作,面对清末世亟之变而降康(南海)梁(任公)严(复)谭(嗣同)等一大批旷世奇才……

历史演进而至二十一世纪,中华民族迎来了经济腾飞、民族复兴的历史机遇期,也进入了一个各种矛盾交织的社会风险期。我们刚刚为我国终于实现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达到一千美元而欢欣鼓舞之际,国际经验和国内现实却立刻警示说,人均GDP在一千美元至三千美元之间,正是社会处于高风险时期。我们总是少不了忧患。

我常常对满怀红榜及第之喜的硕士研究生或博士研究生泼去冷水:书读得越多,忧患就越多。范文正公《岳阳楼记》中的箴言:“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是对负有社会责任、承载社会良心的君子说的。读书人就应该是这样的君子。懂得忧患,先天下而忧患,系天下之忧患,解天下之忧患,正是读书人的社会责任和社会良心。忧患出思想,是就一个时代、一个民族而言的,对于其中的一个个人,是说忧患可以出思想,但忧患不必然出思想。从忧患者到思想者,至少得有两个必备的条件。一是要理性务实,深切了解忧患的社会实际并加以理性剖析;二是要从以往的思想中学会思想,特别要从中西思想的轴心时代去寻找思想文化的智慧。

中华民族是从一次次大忧患中走过来的。任何忧患都不曾压到她,都难不到她!从这个意义上可以说,中华民族振兴于忧患之际!过去如此,今后亦必将是这样。

临别湘大,应《湘江法苑》的年轻朋友之嘱,写下这几句话,祈共勉之!

2004-11-19晚11时于湘潭市盘龙山庄大酒店4007号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