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 正文
【潇湘晨报】“政府与公民之间应有缓冲地带”
来源:     发布日期:2013-01-28     查看次数:

专家称,政府不应大包大揽,不应事事站在第一线,有些社会中介性事务应交给相关的社会组织

2013年1月28日

民盟湖南省委副主委,湖南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杨君武。图/记者陈勇

湖南省政协委员、湘潭大学法学院院长胡肖华。

法学专家、湘潭大学法学院教授欧爱民。

正在举行的湖南省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在谈问题时提到,“政府还管了许多不该管,也管不好、管不住的事情。”在谈到提高政府服务能力的时候,省委副书记、省长徐守盛说,“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谋好政府应谋的事,干好政府应干的事,管好政府应管的事。”

那么,政府的权力边界在何处?如何厘清政府与市场、与社会的关系?1月27日,本报记者就此采访了部分政协委员以及专家。

本报记者李柯夫颜宇东胡力丰长沙报道

“做减法”首先要界定政府的权力边界

潇湘晨报:“政府管了许多不该管的事。”您认为政府应在哪些方面“做减法”?

杨君武:我既不赞成政府大包大揽,包办一切,也不赞成“守夜人”式的最低限度政府。因为,当前有不少事需要政府来管,而且要管好,特别是社会治安、社会保障、环境治理等事关民生的事情。

“做减法”首先要界定政府的权力边界,明晰政府、市场、社会、公民个人的职能范围。具体来说,有关资源的配置,物品的生产和流通,价格等都应交给市场,政府实行有限的宏观调控。有些社会中介性事务应交给相关的社会组织,比如法律服务、会计服务、公证服务等,主要依靠各类非政府组织。

胡肖华:政府的职能转变,已提出来很多年,但没有特别多的实质举措。我觉得,其实并不是政府职能的转变,而应该是政府职能回归的问题,政府部门应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职能回归到本来的样子。因为,政府的职能在宪法、组织法等当中,很早就已做出明确的界定。

现代政府不是超能者,不是万能者,是“有限政府”。所以,政府在职能上“做减法”,就是要依法履行职责,在职责范围内做事。

欧爱民:现代政府是“有限政府”,也就是要通过宪法、法律将政府的权力关在制度的笼子里。但在当今中国,政府权力却在不断膨胀。政府权力膨胀的途径很多,但最主要的就是创设行政许可。由于行政许可太多、太密,要办成事情,烧香拜佛成为一项大家心知肚明的潜规则。由此一来,一切都要仰仗政府的鼻息,哪有公民的权利与自由,企业哪有自主经营权呢?因此,为了增加市场的活力,政府必须简政放权,大力削减行政审批事项。

政府不应该事事站在前排

潇湘晨报:如何从制度上杜绝政府“手伸得太长”?如何厘清政府与市场、与社会的关系?

杨君武:很多人一提社会管理创新,都会下意识地认为应该由政府主导,事实上,既然是社会管理,其主体当然应该是社会组织,而非政府。目前我们仍然是大政府、小社会,虽然不一定说要实现小政府、大社会,但应该在政府与社会之间构筑一个平衡。

目前急需发展具有中介地位的社会组织,壮大公民社会。政府不应该也不能事事站在第一线,其与公民之间应有缓冲地带,而高度发达的社会组织能扮演这一角色。否则公民有不满会将矛头直指政府,这也是很多地方出现激烈社会冲突的原因之一。

胡肖华:政府在行使职能过程中,其行为主要是通过政府主要负责人、组成人员和分布在各个部门的公务员来完成的。“手伸得太长”,其一个原因还是因为利益驱动太大,从而出现腐败问题和权力寻租。现在有了《行政许可法》、行政程序规定及市场规制方面的专门法律和规定,这已经对政府介入市场的尺度作了规定。要厘清政府与市场、与社会的关系,关键是要严格的依法行政,避免利益驱动带来的影响。

欧爱民:为了促使政府“做正确的事情,正确做事”,首先要从源头上把好行政许可的创设关,从源头上减少政府干预市场的权力,因此要充分发挥立法的民主性与科学性;其次要对现有行政许可项目进行清理,尊重市场规律,还市场主体以自主权;第三要激活法律、法规的审查制度,如果相关法律、法规存在侵犯公民财产权、经营权、违背了市场规律,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法制办就启动相关备案审查程序,宣布有关行政许可项目的法律、法规无效。

当前最迫切的是解决民生问题

潇湘晨报:“谋好政府应谋的事”,您认为政府应谋好哪些事?当前最迫切的是谋好什么事?

杨君武:政府应该谋的事很多,比如提高社会治安水平,让群众生活得安心,提高社会保障水平,让老有所养、病有所医,下大力气治理环境。

当前,对普通群众来说,应该更关心的是基本公共服务的均等化问题,这也是当前政府迫切需要花大力气解决的。比如社会保险的全覆盖,城乡之间,地区之间不能有太大的差异,教育方面,农村小孩和城市里的孩子一样能享受到优质的教育资源等。

胡肖华:政府部门除了依法履行行政管理职能之外,应该仔细考虑和开展如何为国家和社会提供公共服务和产品,如何把纳税人上缴的钱用好,同时回应民众所关注的问题。在公共服务上,应该抓好基础设施建设等,比如对民众关注的教育公平、环境治理、食品安全、饮水安全、住房等问题,采取积极措施。另外,政府部门要通过宏观调控,来确保经济社会平稳快速发展。当前最迫切的事情是,要彻底实现从管理型政府向服务型政府转变,为经济发展谋事,为民生问题谋事。

欧爱民:三个方面:一是制定好市场运行的基本制度与规则,为市场主体提供良好的法律、政策支持平台;二是畅通相关的纠纷解决机制,减少市场主体的法律成本,特别是纠纷解决成本;三是建设好服务型政府,提高工作效率,为市场主体、普通民众提供高质量的服务。当前最迫切的是关心弱势群体的基本权利。建立起“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惠及千家万户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保障制度。

提高“管事”能力关键在人

潇湘晨报:您认为,提高政府“管事”的能力,最大的突破口在哪里?

杨君武:提高执政能力,首先要做到真正依法行政,现在的问题不是无法可依,而是有法不依。公务员过多行使自由裁量权,明明有法律规定,偏偏要按部门规章办,明明有规章制度,却要按人情、按关系处理。还要进一步强化政府的服务意识,大家可能嘴里都会说,“公务员是人民的公仆”,但究竟有多少公务员有公仆意识,还是个疑问。

胡肖华:提高政府的管事能力,最大的突破口是人的因素。每一位公务员尤其是领导干部是不是把公共事务当做家庭里的事一样来对待,这很重要。我认为,政府公务员要树立政府即“家”的意识,把政府当做自己的家庭一样去用心经营、打造,正确认识到自己的法定职责,少去或不去参与一些不该归自己管的事。

其次,要用制度去规范政府里的人的行为,强化民众评价考核机制,可借鉴国外的民调方式,定期公布民调结果。要强化责任追究机制,特别是人大的质询、罢免机制,使这些机制常态化。

第三,必须从源头上遏制利益驱动和权力寻租行为。

欧爱民:一是简政放权,进一步推进审批制度的改革。自2001年实施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以来,十年间国务院先后5次削减行政审批事项,共取消调整审批项目2183项,但审批项目过多过密的状况没有根本扭转,需进一步推进改革。

二是加快服务型政府的建设进程。2011年湖南省出台了我国首部关于“服务型政府建设”的省级政府规章——《湖南省政府服务规定》,湖南省应采取措施,严格考核制度,将此规章的基本内容贯彻实施。

三是加快法治湖南的建设进程。政府的管事能力就是“做正确的事,正确做事”,为此必须将政府权力关在制度的笼子里,必须加快法治湖南的建设。

政府与市场与社会的关系,《行政许可法》做了明确规定,凡是通过下列方式能予以规范的,可不设行政许可:(一)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能够自主决定的;(二)市场竞争机制能够有效调节的;(三)行业组织或中介机构能自律管理的;(四)行政机关采用事后监督等其他行政管理方式能解决的。

潇湘晨报数字报 (xxcb.cn)

上一条:【湖南日报】诉讼法学专家研讨司法改革
下一条:【湖南教育电视台】第四届中美法律文化交流论坛开幕